• 2009-01-23

    春联 - [宅家的日子]

    Tag:


    好几年没动墨汁,零星写的几个字也是带有强烈的目的性。比如,为了写贴在教室里的联字,或是为了春联——然而即使是春联,也是三年没写了。于是本来就练的吊儿郎当的可怜的功底可谓尽废。不日忽然看到高三时的墨迹,却大为惭愧,觉得像是没练过的人写的,可谓手上功夫不上去,眼光倒高了。

    一直想练字,最近终于静下心来临自书告身贴,没练了几个字,春节临近了,于是去福州路买了红纸和毡子(以前的毡子都找不到了。。)开始写春联,真是功夫没上去,又开始显摆,实在惭愧。于是写了两幅联字,一副仿自书告身贴的字迹,形似而笔力不足显生硬;一副仿礼器碑,更是飘飘然不得其筋骨。内容嘛,自然是越来越讨巧平易,没了以前喜欢写的“宝剑锋从磨砺出,梅花香自苦寒来”的锋芒与肉麻了。考虑到博客荒芜已久,春节前的小小年夜,还是贴上来,权当给大家拜拜年吧。

  • 《上海闸北惊现民国四大名校旧址——一楼已为拆迁办进驻》

    《花园洋房惨遭阉割》

    《李鸿章小妾豪宅重现天日》

    《政府放任精美石库门联宅垂死》

    《神秘民国老建筑隐居七浦路》

    ……

    完全可以整出如上标题嘛,再以猎奇的角度写个几行字,我为什么要用 《“旧里”:编号D05》呢?吃力不讨好嘛,是不?

  •  蝴蝶兰

     

    对花之性器来个大大的特写,向小慧老师致敬

     http://blog.thmz.com/user1/2673/archives/2007/15843.htm

    当年在上海美术馆见证了5000枝新鲜莲蓬从绽放到凋零的过程历时十天,王小慧作品《九生》借助相机与多媒体应运而生

    据说蝴蝶兰有两个月的寿命,那么,我也有足够的时间来端倪美丽的花儿由生到死的过程了

  • 在网站上看人玩的点名游戏

    拿起离你最近的书,翻到第77页,找到第7句话,报出来,(连同书名);

    然后传下去……

    表说你没身边没有一本书

    于是翻了翻自己看的书,答案是:

    假设自己的生命已如燃烛之末,随时即将结束、寂灭,这是我父亲病后的一个总的思考轮廓。

    ——张大春 《聆听父亲》 

    那些和我不认识的人,他们在这个世界的某一个角落里,他们此时此刻的第77页,第7句话是什么呢。

    转自 http://blog.sina.com.cn/pinkonion 

    朋友们,如果你看了上面的文字,请写下你的答案:)

  •  
     
     

      

    猜猜在哪里哟 :)